青盐

我就喜欢你三点




女装梗的发散

青盐x東久世:

——这是谁?


我爱罗站在镜前。


镜子中倒映着的是一位少女【雾】。少女长长的红发扎成双马尾,一歪头,一侧的头发就会垂下来遮挡住脸颊。刘海缝隙间夹着的鲜红“爱”字和眼周褪不下去的青灰则是苍白的脸上最鲜明的特征。


“这是我啊。”


他用了好久才接受这个事实。说实在的我爱罗本人也说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。他只记得自己因公访问木叶村,而这貌似是木叶“待客”中的一环——虽然说无论如何他都嗅得到这其中带着一种恶作剧的意味。


他试着转了转身,长度不到膝盖的蕾丝边裙摆轻飘飘地浮了起来,嗖嗖凉风也从下至上地钻进衣服里——他意识到自己还是不要随便地做这种危险动作。


不过,除了头上的发箍和腿上的丝袜都有些紧之外,这套太过胡闹的装束没有给我爱罗带来别的不适。


思索再三之后,他怀着难以名状的心情踩着有些不合脚的小洋鞋踏出了试衣间。


门外早有人在等,虽说他不知道自己在里面究竟带了多久——在他的记忆中仿佛有一场第四次忍界大战那么长的时间——总之他对等待者的耐心感到叹服。


“——哇,居然超级可爱。”


从未听到过的称赞。我爱罗想着,双手不由自主地抓紧了裙摆。


不过,感觉并不赖。


几分钟后木叶村的街上便出现了一个可爱的双马尾小……大萝莉。以女性来看的话,我爱罗虽说个子稍微高了点,可却有着比较小巧的骨架,面部的线条也还带着娃娃气,随着微微有些不稳的步子一抖一抖的蕾丝裙摆下,一双洁白大腿更是容易让人想入非非——即使这么议论当今风影未免有些太过失礼,但这确实是一副很引人犯罪的样子。


好在有三位中忍级别以上的木叶忍者寸步不离地跟在他身边。


当然了,这三位就是把贵客变成痴汉目标的罪魁祸首——小李、宁次、天天。其中两位十分冤枉,但他们毕竟是同党,难逃干系。


不过,我爱罗相信幕后还有黑手。至于是谁那更不言而喻。


他今天可是受到了真正意义上的“礼遇”:刚到木叶便被拖去开了一场卡丁车,还体验了一把飞出赛道的紧张刺激——若是没有头盔和沙铠的双重保护的普通人怕是已经躺在医院了。好在之后一柜子的漫画单行本成功地给他压了压惊。


既然木叶能培养出某个意外性第一的忍者,那这个比长寿村更神奇的村子发生什么都不奇怪——我爱罗被带到那个诡异的粉色试衣间的门口时,是这么想的。


不管三七二十一,风影面子大过天——看着被小李的胡闹折腾得死去活来的我爱罗,一直努力配合不拆穿的宁次和天天是这么想的。


要让我爱罗感受到在别处感受不到的待客方式,使之对木叶留下深刻印象——绞尽脑汁热情款待的小李是这么想的,而且他已经成功了——抛开鸣人不论,我爱罗就是再重生个一百八十次也绝对不会忘记这次招待。


不仅如此,风影的这次出差甚至对砂隐也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。


我爱罗回村的第一个月,砂隐就有了专用的卡丁车跑道,并且开始从木叶进口水产——这大大促进了两村的贸易关系,进一步改善了砂隐村村民的饮食和生活水平。


再来谈谈回村之后的风影大人。


他从木叶的接待方式中找到了新的灵感——以“联谊”为主题的贵宾招待正在被应用。


面对身着洋裙的可爱女孩子提出的各项请求,想必是没有人会拒绝的。特别是风影的洋裙形态,别说是男性,就算女性都没几个能招架得住。


以前谈判桌上的各种艰涩难题都迎刃而解。


从此,“洋裙外交”成为了五代目风影主要的外交手段之一。


并且其效果相当拔群。


——END——


这是一篇奇奇怪怪的文,若是能博各位一笑的话我会很开心的哈哈哈哈。


你们要相信我我是真的爱着GAARA的。


文风会变正常的,一定会的。



文:東久世


灵感来源:青盐大佬的我爱罗女装图(图链接可见评论区)

青盐x東久世:

——欢迎来到砂隐村女仆咖啡馆

图:青盐

小李忍传的爱殿女装真的是太可爱了wwwww

@青盐x東久世

【序】以后请多指教

青盐x東久世:

往事未尽,前路作序——青盐x東久世 人设故事




他们是虚无的开荒者。




在宇宙的某一处,这边又或者那边,你可能会有幸看到他们。




就像现在——




日出之处是绵延的花谷,日落之处是遍地枯树的黑暗荒野。




两片格格不入的陆地之上,满天繁星相拥。




“嗨。”




“……嗨。”




世界的交界线上,他们相遇。




“如你所见,这里没有日光……也没有你那里那些花里胡哨的……植物。”少年的声音在寂静中响起,他打了个哈欠,慵懒地抬头看着对面的少女。




少女的裙摆在微风中随着四散的花叶起舞。她低下头思索了一会儿,沉默着蹲下身子,采了一把脚边的鲜花。




她像是有些不舍地抿了一下嘴唇,然后把花递给了少年。




“啊……谢了。”少年接过花,把它们捧在手里,又打了个哈欠。




“不过我暂时没有什么可以给的……!”少年的声音顿了顿,




“等等……现在有了……”




突然之间,一头野兽从少年背后的黑暗里跃出,它长啸一声便朝少年飞扑过去。




“小心!”




少女高声叫道。她身后的花海霎时刮起一阵大风,吹起万片花瓣。那些花瓣竟如锋利至极的刀片一般切割着空气,发出震耳欲聋的嘶嘶声,向野兽席卷而去。




而少年头都没回一下——那野兽在触到他的一瞬间嗤的一声像松了气的气球一般开始变小,最后它落到地上,变成了一只通体黑色的小毛团。




“给,”少年放下手里的花,转而把它抱起来,顺了顺毛之后举到少女面前。




少女看着那漆黑毛发中亮晶晶的眼睛,一时不知该怎么办。身后飞卷的花瓣收起锋芒,像雪一样缓缓落下。




“快拿走……很重的。”少年抱怨道。




少女赶紧抱过它,入手是毛茸茸的触感,她不禁欣喜地将它搂紧。




少年转过身,没再去捡地上的花,缓步向着黑暗走去。




“既然送过了见面礼,咱们就是邻居了。”




“我会照顾好它。”少女对着他的背影说道。




“嗯。那么——今后请多关照——等会儿,怎么称呼?”少年停下步子回头问道。




“我叫青盐,”少女说,“青盐是雪的意思……我该怎么称呼你呢?”




“……久世。”少年转过头,继续迈开他的步子,身形渐渐在黑暗中隐去。




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。




晨光中飘散的花叶刚要触地,又随着少女的呼声腾空而起——




“那就请多关照了呀——”